快捷搜索:  as  xxx  expect://id

但那笑容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简直好像是带了一

“多谢尉迟兄告之了。”楚休冲着尉迟拱了拱手道。
 
    尉迟笑了笑道:“楚兄不用客气,反正现在你我已经是同僚了。”
 
    一路说着,尉迟将楚休送到了住处,让他先在这里休息一晚,明天等他拿到关思羽的手令在前往关西。
 
    看着尉迟离开的背影,楚休面色沉静。
 
    这关中刑堂内果然是英才辈出,这尉迟看似平凡,但实际上其实力却是要比他都深厚一些。
 
    而且其为人做事滴水不漏,该说的说,不该说的,连一个字都不会吐露。
 
    这一路走来,尉迟脸上始终带着笑意,但那笑容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,简直好像是带了一张面具在脸上一般,让人根本就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以及其他情绪来。
 
    不过想想也正常,对方毕竟是关思羽从小养到大的弟子,并且到了现在还一直将他留在身边,这尉迟若是没有一点能力,恐怕也在关思羽的身边呆不到现在。
 
    而此时尉迟在送完了楚休之后,则是径直回到了关思羽的书房。
 
    “人已经送回去了,你感觉怎么样?”关思羽沉声问道。
 
    尉迟摇摇头道:“看不出来,对方行事谨慎,并没有露出不妥的地方,不过我感觉这个人城府很深。”
 
    关思羽淡淡道:“城府不深的人在青龙会活不了那么长时间,也登不上龙虎榜。
 
    我关中刑堂不怕有城府野心之人,只是怕一些故意想要坏我关中刑堂根基之辈混入其中。
 
    以后注意着点他的动作便可以了,没有异动,不用向我汇报。”
 
    尉迟连忙道:“是,师父。”
 
    不过随后尉迟却又有些迟疑道:“师父,外界的人都说您公正严明,铁面无私,但这次楚大侠自己想要做人情,却是让你破例提拔一个刚刚加入刑堂的人当巡察使,这种行为,有些……不妥,完全没考虑到您的名声和想法。”
 
    关思羽猛然一抬头,一身强大无比的气势爆发而出,这小小的书房内顿时如同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,让人喘不过来气!
 
    尉迟‘噗通’一下跪倒在地,连忙道:“师父!我说的这些可都是为了您好啊!”
 
    关思羽冷声道:“我当然知道你这是为了我好,否则你以为你还能呆在我身边吗?
 
    你意思我知道,不过你要记住,昔日若是没有楚狂歌大人,便没有我现在的位置,也没有关中刑堂现在的辉煌。
 
    是我和关中刑堂欠了楚狂歌大人的,而不是楚狂歌大人欠了我们的!”
 
    尉迟在关思羽强大的气势威压下挣扎着道:“可是现在的关中刑堂,您才是堂主!关中刑堂的辉煌也是您打下来的!楚源升根本就不是关中刑堂的人,他又凭什么在关中刑堂内有着仅次于您的话语权?”
 
    “住嘴!以后这种话你若是再提,那就给我滚到下面当江湖捕头去!”关思羽冷冷的看着尉迟,顿时让他浑身冷汗直流。
 
    人都是有私心的,尉迟也不例外。
 
    他是关思羽的弟子,关思羽的利益就是他的利益。
 
    他出生时楚狂歌便已经死了,所以他并没有受过楚狂歌的恩惠,反而在他的眼中,楚源升这么做就是在损害关思羽的利益和名声。
 
    今天楚源升往关中刑堂塞一个人,明天又塞了一个,那塞到最后,关中刑堂到底成了谁的?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四十八章 关西分部
 
    尉迟是为了关思羽的名声和利益在考虑,同样身为关思羽亲传弟子的他,关思羽的利益便是他的利益,所以今天他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。
 
    只不过他没想到关思羽竟然对楚源升的事情如此敏感,他这种举动已经惹怒了自己的师父!
 
    这时书房的大门被推开,一阵香风袭来,梅轻怜走了进来,摆了摆手,看着尉迟道:“你又惹老爷生气了?真是的。”
 
    说着,梅清怜走到关思羽的身后,捏着他的肩膀轻声道:“好了老爷,尉迟毕竟还是年轻,说话前欠考虑,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 
    随着梅轻怜到来,关思羽身上那股恐怖的气势这才收敛起来,这让尉迟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梅轻怜对着尉迟淡淡道:“还不快给你师父道歉?记住了,老爷做事自然有老爷的考虑,你一个年轻人跟着乱掺合什么?”
 
    尉迟闻言立刻对关思羽行礼道:“师父,是徒儿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 
    “出去吧。”关思羽有些厌烦的摆了摆手,让尉迟离去。
 
    尉迟闻言也是低头对着梅轻怜一礼道:“多谢师娘。”
 
    对于梅轻怜,尉迟的态度甚至是有些害怕的感觉,这个女人,也是他的师娘,他可是连看都不敢看。
 
    等到尉迟退出去之后,关思羽摸着身后梅轻怜的手,叹息了一声道:“私心过重啊,就连尉迟,我亲自养大的徒弟现在也有了私心了。”
 
    梅清怜搂住关思羽的脖子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是人便有欲望,老爷你想控制也是控制不住的,尉迟还是太年轻,看不到那么远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